栏目名称
>> 调研思考

关于完善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制作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3-06-14 字体:【 】  【关闭窗口

【论文提要】

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指描述少年犯罪背景、分析犯罪原因、反映特殊程序、对失足少年进行教育励志等体现少年司法理念、程序特点的内容。完善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的撰写具有体现教育感化挽救刑事政策、遏制青少年违法犯罪、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强化少年司法特色的重大作用。完善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的撰写,必须坚持体现少年司法的双重保护、感化期待以及稳健前行的指导思想。必须注重表达少年犯罪时所处年龄段;必须载明案件管辖、圆桌审理、合适成年人出庭等少年司法新情况;必须根据社会调查报告的成熟度来决定是否撰写犯罪背景部分;必须重点写作少年被告人犯罪的主观原因,并对如何规范撰写犯罪背景和犯罪原因作了详细说明。

 

引 言

  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的撰写既有普通刑事一审判决书的共性,又有基于判决对象不同而产生的个性,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印发一审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普通程序的刑事判决书等4份补充样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要求增加描述少年犯罪背景、分析少年犯罪原因、记载法定代理人辩护意见等特色部分的撰写[1]。因此,完善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的制作,不仅有着一般意义上判决书所具有的彰显司法公正、弘扬法治精神、维护社会正义[2]的重要作用,还有着完整记载少年刑事司法的程序特色,表达法官在内的社会各方对失足少年的谆谆关切和殷切期盼,预防遏制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引导失足少年的未来发展等重大功能。本文通过对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的制作现状进行调查研究,提出完善该部分内容的若干设想,以期进一步提高我国少年裁判文书的制作质量。

  一、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制作的现状

  (一)优 点

  经对上海市的长宁、闵行、普陀、闸北等少年审判庭撰写的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的抽样调查,笔者发现约30%左右上海少年一审刑事判决书特色部分的撰写具有以下特点:

  1、犯罪背景撰写的客观性。《通知》要求在判决书事实部分后增加撰写被告人家庭情况、社会交往、成长经历等内容。[3]经调查,上海约有30%左右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对犯罪背景部分作了规范性的撰写。比如,被告人杨某抢劫一案,判决书写道:“被告人生活在健全家庭,初二产生厌学情绪并辍学。被告人平时疏于与同学沟通。迷恋网吧和游戏机房,结交不良少年,法治观念淡薄,缺乏正确的人生观与价值观。犯罪后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深表后悔。”这些描述使人很容易发现犯罪少年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家庭、社会、学校原因及犯罪人自身的致罪因素。

  2、犯罪原因分析的针对性。《通知》要求在判决理由部分剖析未成年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的主客观原因。本次调查,我们发现,不少判决书犯罪原因部分的分析具有较强的针对性。比如被告人王某强奸一案,判决书写道“被告人失足与其所处的性心理尚不成熟及社会不良风气的侵蚀有关,与被告人家庭管教的薄弱环节也有关。被告人失足的主观原因主要在于缺乏应有的伦理规范、道德良知,同时对他人的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极其漠视。”上述犯罪主客观原因的分析,尤其是犯罪主观原因的分析,对被告人而言,容易使其产生悔罪心理,有利于被告人的矫正自新。

  3、特色部分制作的创新性。在按照《通知》要求撰写犯罪背景和剖析犯罪原因的基础上,不少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还在理由部分创新性地增加了法官戒勉语[4],在判决书尾部附加法官后语或附加判决涉及的法律条文,有针对性的向未成年被告人释法以促其明理,引导他们走向新岸。比如,被告人张某诈骗一案,法官在分析犯罪原因后写道:张某从爱慕虚荣到跌入犯罪泥潭,教训深刻!外在的华丽虽然可以显示人的富有,但人们更需要的是心灵的健康!希望你真诚忏悔,洗去污垢,心怀真爱,坦然走向明天。再比如赵某伙同他人为图财而抢劫杀人案,判决书在正文结束后附加了与抢劫罪、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有关的法律规定与司法解释。这些创新做法纯粹是法官的自我加压,与现行法律无悖,但少年法庭注重对未成年被告人教育感化挽救的特点却跃然纸上。

  (二)缺 陷

  据统计,约有70%左右的少年一审刑事判决书特色部分的撰写存在不足之处:

  1、一些判决书特色部分的撰写质量不高。此类判决书约占60%。不少判决书分析被告人的犯罪原因时不能因案、因人而异,千篇一律,最常见的写法是:被告人法制观念淡薄,交友不慎,贪图钱财,因而走上犯罪的道路。有些判决书只写被告人的大致犯罪背景,不写被告人犯罪的主客观原因;有些判决书将犯罪背景内容与犯罪原因分析部分的撰写合为一体;有些判决书虽然将犯罪背景与犯罪原因的撰写分开,但二者内容重复。

  2、一些判决书不符合《通知》特色部分的基本格式要求。此类判决书约占10%。这些判决书与成人刑事判决书的格式趋同,没有描述被告人犯罪背景,也没有犯罪原因的归纳,完全不能体现少年刑事判决书特点。

  (三)成 因

  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存在上述缺陷的原因是:

  1、少年司法的不成熟。其一,少年司法理念不成熟。在业内人士看来,我国少年司法的首要价值在于保护少年健康成长。[5]可是,在实际运作中,少年司法主要价值目标仍与成人司法趋同。比如在少年刑事司法中,考核的主要指标仍然是收结存案数量、审结天数、改判发回率等。而相关特色工作,比如法庭教育的质量、少年裁判文书的撰写等则未纳入考核范围。其二,少年审判相关配套制度不完善。如社会调查报告制度在少年司法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上海主要是由检察机关提供。少年犯罪背景的调查、犯罪原因的分析与社会调查报告的制作与否、制作质量直接相关,但由于社会调查报告的制作主体、内容格式等没有相关规定,很多案件尤其是外来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在审判时没有规范的社会调查报告,严重影响了法庭教育的开展,也相应影响了判决书的制作质量。其三,少年裁判文书的格式尚需完善。《通知》发布时,受制于当时少年司法的发展状况,对有些问题考虑不够全面。比如,没有涉及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判决书的撰写;没有考虑案件的具体情况,要求在所有适用普通程序案件的判决书中增加少年司法特色部分的撰写;没有规定针对具体案件的犯罪背景与犯罪主客观原因撰写法官戒勉语等。

  2、少年法官素质的不适应。对成人司法而言,法官的政治、法律素养、文化水平、文字表达能力和审判作风等综合素质不高,是裁判文书说理不足的主要原因。[6]少年法官的素质同样影响少年裁判文书的制作。少年法官普遍缺乏心理学、犯罪学以及社会学等方面的知识,凭经验和情感办事,[7]难以写好犯罪背景及主客观原因的分析。少年法官的文字基础差,难以准确撰写犯罪原因、犯罪背景。

  二、完善少年一审刑事判决书特色部分制作的指导思想

  (一)双重保护

  少年司法既要注重保障社会的安宁,也要注重保护失足少年,努力做到保护少年与保护社会的统一。[8]这既是少年司法的首要原则,也是完善少年裁判文书时必须坚持的指导思想。为了体现保护社会原则,少年裁判文书必须表达对失足少年的惩戒结果,必须在撰写方法上首先符合刑事裁判文书的一般性要求。为了体现保护少年的原则,少年裁判文书必须以语言文字形式表现对失足少年实体处理上的宽大,对其诉讼权利的保护。

  (二)感化期待

  少年司法在坚持双重保护的同时,更注重少年优先的原则。在保护社会和保护少年两个目的发生冲突时,考虑少年的身心特点和保护少年健康成长的重大意义,要侧重于保护少年的利益。[9]因此,无论失足少年罪行的轻重,判决书中都要全面体现司法机关对失足少年的关爱,即在保护其实体与诉讼权益基础上,既要展现司法机关针对失足少年具体犯罪原因进行教育感化挽救的过程,也要表达对失足少年未来的指引与殷切期待。

  (三)稳健前行

  古今裁判文书由于各国、各时期的政治制度、司法制度相异,其政治内涵、法律依据、写作技巧、语言文字等也不尽相同。[10]少年一审刑事裁判文书的完善也与现阶段的中国国情、少年司法理念、少年诉讼程序的设计、审理涉少案件的法官素质等密切相关。目前,我国各地经济发展差距很大,少年司法的发展程度很不一致[11],因此,必须与时俱进,根据社会发展所形成的少年司法新思维、新环境、新制度而适时对少年裁判文书的写法进行规范创新,以促使失足少年更好适应未来生活。同时,要注意稳健务实,提出的相关完善措施必须与我国少年犯罪的目前态势、少年司法机构设置、少年诉讼程序现状、少年司法整体资源的配置等相适应。

  三、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固有特色格式撰写的完善

  (一)首部的完善

  1、应载明少年被告人亲属到庭或未到庭的情况。对已通知而未到庭的法定代理人、其他监护人或其他成年近亲属,应当在判决书中说明“法定代理人(其他监护人或其他成年近亲属)经本院合法通知而未到庭”。少年被告人心智未成熟,法定代理人或其他成年近亲属出庭,能消除少年被告人的紧张情绪,有利于保护其合法权益,有利于法庭教育的正常进行。[12]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19条明确规定,开庭审理前,应当通知未成年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出庭。法定代理人无法出庭或确实不适宜出庭的,应当另行通知其他监护人或其他成年近亲属出庭。因此,在判决书中载明少年被告人的亲属未到庭的情况,一则可以说明法院已履行了法定义务,表明法院对未成年被告人合法权益坚决保护的态度;二则可以反映庭审时诉讼参与人的真实情况;三则可以打消少年被告人的疑惑,明确告诉少年被告人,其亲属未出庭出于自身原因,而非法院工作失误,以促使少年被告人认罪服法。

  2、载明案件管辖、圆桌审理、合适成年人出庭等新情况。理由是:第一, 客观反映少年法庭在案件管辖、审判方式、 诉讼参与人等诉讼程序方面改革的真实情况。近年来,不少地方实行少年案件指定管辖[13],案件的由来与过去有所不同;上海等地已对合适的少年刑事案件实行圆桌审判[14];很多地方试行社工等合适成年人出庭[15]协助法庭教育等改革举措,少年案件的诉讼参与人有所变化。第二,表明人民法院保护失足少年合法权益的良苦用心。对于少年被告人而言,关于指定管辖的交代使其明白司法机关为保证少年审判质量所做的努力;圆桌审判方式和社工等合适成年人的参与也说明了人民法院重视教育矫正工作所采取的措施。对社会而言,判决书中载明的上述情况可以使社会各界了解近年来人民法院为更好保护少年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贯彻寓教于审刑事政策、切实预防和减少青少年犯罪所作的努力。

  (二)事实部分的完善

  可在经审理查明部分,写清楚被告人犯罪时所处的年龄段。比如,在犯罪事实叙述完毕后,另起一段,加上“被告人犯罪时已满14(16)岁未满16(18)岁”的表述;如果被告人部分犯罪时已满18岁的,除了前面的表述外,还要加上“被告人某某时间犯罪时已满18周岁”的表述。理由是:第一,表明少年被告人的年龄情况是少年刑事案件的核心事实。搞不清少年被告人的年龄,在程序上不能对被告人进行合法审判,在实体上不能对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对如此重要的事实,如果仅在判决书首部被告人的身份情况中作简单描述,似乎难以突出少年被告人年龄对定罪量刑的重要意义;第二,仅在判决书首部叙述被告人的年龄情况,后又在案件事实部分列举少年被告人年龄的证据,人为扩大案件事实与证明证据之间的距离,导致判决书内在格式的不统一;第三,在判决书事实部分表达被告人的年龄段,避免了阅读时重新计算的麻烦,并可为理由部分对被告人的宽大处理和教育埋下伏笔。

  (三)犯罪背景部分的完善

  1、根据对少年被告人社会调查的情况,决定是否撰写犯罪背景。有观点主张取消少年判决书中该部分的撰写,理由是:由于社会调查报告制度不成熟,多数案件少年被告人的犯罪背景并不清楚,勉强撰写,可能与事实不符;犯罪背景的撰写可能涉及被告人的隐私,盲目撰写效果可能不好;以本院了解到的方式写被告人的犯罪背景,且没有必要证据的支撑,显得既不严肃,也偏离了法院居中裁判的立场。[16]笔者认为,应当根据审判中掌握的少年被告人社会调查内容是否可信充分,决定是否撰写犯罪背景[17]。当涉及少年被告人的家庭情况、社会交往、成长经历等社会调查内容比较真实充分时,应当撰写犯罪背景,理由是:社会调查中的有些内容,比如少年被告人的社会交往、成长经历、性格特点等,可在法庭教育时发挥作用。有些内容,比如少年被告人的违法犯罪前科、心理测试倾向、监护帮教条件等,可能是重要的酌定量刑情节,对案件最终处理结果至关重要。因此,当条件成熟时,必须撰写犯罪背景。当没有社会调查报告或社会调查内容单薄、可能失实时,可以不写。理由是:第一,可能有损判决书的严肃性。判决书中表述的内容必须客观真实,有相应的证据予以支持。如果将被告人或法定代理人填写的调查表,或辩护人、法定代理人等人提供的材料等未经核实的内容写入判决书,与判决书的性质不符;第二,如果不顾实际,一味要求撰写,可能会导致犯罪背景的表述千人一面、千篇一律的结果。这样的判决书,虽然颇有“特色”,但没有针对性和说服力,对判决结果的形成没有帮助,对教育少年罪犯没有效果;第三,有选择地撰写犯罪背景,可以使少年法官集中精力写好值得书写的判决书,既能出判决书的精品,又可以提高审判效率。

  2、如何撰写犯罪背景。(1)写在何处。对此,有人建议维持现状,有人建议写在判决书的附页部分,有人建议写在经审理查明部分的犯罪事实之后。笔者认为,将犯罪背景调查写在判决书经审理查明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之后较好。具体行文时,可另起一段,直接写被告人的犯罪背景。再另起一段,写“上述的犯罪背景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支持……。”理由是:第一,犯罪背景中有些内容影响量刑,是重要的犯罪情节,因而也是广义的犯罪事实,需要有证据予以支撑;第二,不按照《通知》格式,以“本院了解到”的方式写犯罪背景,而是直接撰写,旨在避免写“本院了解到”之类措辞,以防法院居中裁判立场受损。(2)写何内容。第一,注意写与犯罪原因有关的因素。对导致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的父母离异、管教方式不当等家庭情况,改变少年人生观、价值观的成长经历等,可以详写。对与犯罪原因无关的因素,比如被告人学习一般,被告人平常表现尚可等,可以略写或不写。第二,避免写涉及被告人隐私或有争议的内容。对于被告人父母离异、被告人学习成绩不好等隐私内容,虽与犯罪原因有关,也必须经过斟酌,确定绝不会对被告人造成不利影响后方可写入。对于被告人有小偷小摸行为,但没有具体证据予以支持等有争议的事实,一般不写入判决书。第三,注意写予以支撑的证据。可以写明,上述事实,有某某社会调查员撰写的社会调查报告、某某单位出具的某某书证、某某证人的证言等证据予以支持。此外还需注意,对与量刑有关的事实,必须详写证据。对仅仅与法庭教育有关的事实,可以简写或不写证据。

  (四)犯罪原因部分的完善

  1、应当多写少年被告人犯罪的主观原因,少写其犯罪的客观原因。《通知》要求结合未成年被告人的成长轨迹,剖析未成年被告人走上犯罪道路的主客观原因。笔者认为,在裁判文书中应当多写与少年被告人犯罪有关的性格、修养、脾气等方面的主观原因,少写家庭、学校、社会等方面的客观原因。理由是:第一,维护刑事判决的合理性。我国刑法的基础观念之一是主客观相结合原则。强调犯罪是客观危害与主观恶性的有机统一,仅有客观危害或仅有主观恶性都不能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否则就会陷入客观归罪或主观归罪的泥潭。[18]对少年被告人追究刑事责任,不仅在于其所实施行为的严重社会危害性,也在被告人主观意志有相当大的自由度,有一定的主观恶性。如果在判决书中多写犯罪的客观原因或仅写犯罪的客观原因,不写主观原因或不分主次写主客观原因,会使人认为,少年因客观环境的原因而犯罪。少年没有主观罪过,法院是客观归罪。从而使人对判决的合理性产生怀疑;第二,强化对犯罪少年教育改造的效果。多强调犯罪客观原因,会使犯罪少年认为是环境恶劣使自己走上犯罪道路,从而减少或消除相应的负罪感、悔罪感,使其对法院判决产生对抗心理,并影响随后的教育改造效果。第三,分析犯罪的客观原因与少年刑事判决书的功能大异其趣。分析犯罪的客观原因,对于预测犯罪的发展趋势、制定犯罪预防的刑事政策和国家政策,大有裨益。但是,一般刑事判决书的作用在于记载审判的程序和结果,少年刑事判决书还具有教育矫治少年罪犯的功能。在判决书中过多分析少年犯罪的客观原因,既与一般刑事判决书的功能相悖,也与少年判决书的特殊功能背道而驰。[19]

  2、如何撰写少年犯罪的主观原因。第一,撰写犯罪主观原因要因罪而异。不同类型犯罪,主观动机与原因各不相同,撰写时应当有所区别。比如盗窃、抢劫犯罪,主观原因多为心存贪欲,好逸恶劳;故意杀人、伤害犯罪,主观原因多为性格冲动,处事鲁莽;性犯罪,主观原因多为贪恋淫秽物品、道德品格低下。第二,撰写主观原因要因人而异。同样是盗窃犯罪,有人图财,有人为寻求刺激,有人为帮助朋友。因此,要注意分析被告人的不同成长轨迹,得出具有个性化的结论。第三,撰写主观原因要与犯罪背景的分析保持内在的统一性。犯罪背景偏重于客观环境的介绍,犯罪原因则是在犯罪背景基础上的主观提炼。二者分析问题的角度不同,但具有内在统一性。因此,撰写犯罪背景与犯罪原因时要注意前后呼应。比如,背景写被告人没有选择地在各种场合结交朋友,原因部分则应写被告人交友不慎;背景部分写被告人经常出入于网吧,缺钱花时即向其他未成年人索要钱财,原因部分则应写被告人法制观念淡薄、贪图玩乐、具有不劳而获的思想。

  四、少年一审刑事判决书特色格式的创新

  (一)增加教育励志部分

  可在原因分析部分后增加教育励志部分。

  1、撰写教育励志部分的必要性。所谓教育励志,即根据寓教于审的原则和庭审教育的内容,对犯罪少年进行针对性教育,勉励其重新做人。理由是:第一,是少年刑事判决书特有功能的要求。没有教育励志内容,少年刑事裁判文书难以体现教育感化挽救的原则,容易与成人刑事判决书趋同;第二,是庭审教育的客观反映。只有写上教育励志内容,才能真实反映少年审判的庭审程序特色。第三,是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行文的内在要求。从少年一审刑事判决书的内在文字逻辑看,如果该份判决书在撰写犯罪背景,分析犯罪原因之后嘎然而止,似乎给人意犹未尽、无的放矢的感觉。前面的素材大量堆积,已经水到渠成,何不趁热打铁,以此为基础,对犯罪少年进行针对性教育?

  2、如何撰写教育励志部分。该部分可以包括以下内容。第一,犯罪危害性教育。即教育少年罪犯认识犯罪行为的危害,认罪悔罪;第二,纠正主观罪错的方法。基于犯罪主观原因之重点分析,告诫犯罪少年纠正罪错的方法。比如,交友不慎的,告知交友时要善于明辨;法制观念淡薄的,告知要学习法律;性格冲动的,告知要凡事三思而后行等;第三,勉励少年罪犯逆境崛起,重新做人。表达家庭、社会等对失足少年的殷切期待;鼓励其正确对待改造,逆境中崛起,重新做人。

  (二)附加法律适用指南

  可以在判决书尾部附加法律适用指南。

  1、理由。第一,可以使涉案少年及其家属了解法院判决的产生依据。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的判决理由往往高度抽象,一般不引用具体的条文规定。在判决书后附加法律条文,可以使犯罪少年及其家属更直观地了解判决的依据,更有利于保护其合法权益;第二,容易使涉案少年认罪服法。写明法律条文,被告人可以更好地了解刑法通常对某类犯罪的处罚规定。与其所受处罚对比,被告人可以感受到司法机关对其所做的宽大处理,更容易认罪服法。

  2、附加的内容。可将所涉及的刑法分则具体犯罪的条款(包括刑法修正案、关于刑法的补充规定等)、刑法总则关于未成年犯罪的刑事责任、自首、从犯等规定和有关的司法解释等予以附加。

  (三)增加适用“两简”程序案件判决书特色部分

  《通知》仅要求在一审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普通程序的判决书中增加少年刑事审判特色部分的撰写,没有明确少年刑事一审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和普通程序简化审案件的判决书是否需要增加该特色部分的撰写。[20]笔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制作新的补充样式,明确要求适用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简化审程序案件的判决书可以撰写少年审判特色部分。理由是:第一,对于少年刑事案件,无论适用何种诉讼程序,都应当体现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适用“两简”程序的少年刑事案件也不例外。事实上,适用“两简”程序,没有弱化而是强化了法庭教育等少年司法特色内容[21]。因此,在此类案件判决书中撰写相关特色部分,是对适用“两简”程序少年案件审判程序的真实反映,也与设立少年“两简”程序的初衷相符;第二,少年司法实务中,80%以上的案件适用“两简”程序,如果在判决书中都不要求撰写相关特色部分,那么绝大部分少年刑事案件判决书与成人判决书又有何异?如何体现少年刑事判决书的教育、感化、挽救功能?

  结 语

  少年盛,则国盛。少年的发展关系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命运。对失足少年的矫治挽救,更涉及和谐社会的构建。一份少年刑事判决书,虽非洪钟大吕,却似一瓣馨香,能深沁失足少年的心扉,促其反思,勉其自新,少年刑事判决书的完善是系统工程,决不能毕其功于一役。除了要对判决书的特色格式作适当完善、创新外,从写作的主体看,需要少年法官具有热心于少年审判事业、精通心理学、教育学、犯罪学等相关学科、娴熟的文字功底多方面的素质,因而必须大力提高法官的综合素质;从诉讼制度看,需要建立科学严密的社会调查报告制度,因而必须明确制作社会调查报告的制作主体,规范社会调查报告的内容;从机构保障看,必须确保少年司法机构的相对独立设置,以防止成人司法的理念、实际操作等对少年司法的消极影响,因而应当推进少年审判综合庭、独立的少年刑事审判庭或少年法院的建设,并结合少年司法的特色,将法庭教育的情况、少年裁判文书的制作质量等纳入少年司法质量测评体系。因此,我们需要不断努力,以逐步提高少年判决书的质量。但愿我们的努力通过判决书形成与少年的有效交流与对话,也但愿这种交流与对话能够有益于少年的前程、家庭的安康与社会的和谐。

  注释:

[1]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6月《关于印发一审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普通程序的刑事判决书等4份补充样式的通知》对一审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适用普通程序的判决书格式作了上述补充修改。由于这些内容在成人刑事判决书中并不存在,故本文将此部分称作少年刑事一审判决书特色部分。

[2]参见李昌道主编《中国裁判书》的绪言,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版。

[3]该部分内容主要涉及失足少年犯罪的家庭、社会及少年自身的致罪因素、 监护帮教条件等,可以简称为犯罪背景。

[4]法官戒勉语的内容与法官后语及本文随后提及的的教育励志语内容大致相同,即根据寓教于审的原则和庭审教育的内容,对犯罪少年进行针对性教育,勉励其重新做人。

[5]姚建龙著:《长大成人:少年司法制度的建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0页。

[6]唐文著:《法官判案如何讲理——裁判文书说理研究与应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0年版,第149至150页。

[7]人民法院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少年法庭编:《少年.和谐社会的希望》,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54页。

[8]姚建龙著:《长大成人:少年司法制度的建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49页。

[9]刘华主持撰写的最高法院课题:《关于完善少年审判制度的调研——以上海法院少年审判为视角》

[10]李昌道主编《中国裁判书》的绪言,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12月版。

[11]比如,对少年司法存在漠然处之和热情高昂的不同态度,少年司法在各地的机构设置不尽统一,少年司法的具体程序也因为重视程度的不同而形态各异,少年法官素质良莠不齐等。

[12]温小洁著《我国未成年人案件刑事诉讼程序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17至118页。

[13]少年案件指定管辖是指为了确保未成年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将几个不同行政辖区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指定由该行政区划内的某一少年刑事审判庭集中审理的少年刑事案件管辖模式。

[14]圆桌审判是指,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法庭摆放圆型或椭圆型审判台,审判人员、公诉人、未成年被告人、法定代理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处于同一桌面进行开庭审理的一种庭审模式。该模式强调关爱与严肃并重的氛围,有利于减轻未成年被告人恐惧与抵触的心理。

[15]所谓合适成年人出庭,即在少年被告人的家属不能出庭或庭审教育需要的情况下,邀请社工、青保教师等合适成人参与少年刑事案件庭审,进行法庭教育等活动,以保护少年被告人合法权益。

[16]最高人民法院于2007年5月在广州召开全国法院部分少年法庭座谈会,其中涉及对少年裁判文书的探讨。不少少年法庭的负责同志在座谈时提出了这些观点。

[17]是否对犯罪原因进行分析,条件与是否撰写犯罪背景相同。

[18]聂立泽著《刑法中主客观相统一原则研究》第35-50页,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19]如前所述,多撰写少年犯罪的客观原因,会削弱少年的负罪感,进而影响到少年裁判文书的教育、感化、期待功能。

[20]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等单位发布关于适用两简程序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时,也未明确对适用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简化审程序刑事一审案件的少年判决书是否应增加少年审判特色部分撰写。

[21]不少地方规定,少年刑事案件适用简易程序时,公诉人应当出庭,旨在强化庭审教育功能;提高简化审的适用比例,将节约的庭审时间用于强化庭审教育等举措。



建议使用IE6.0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技术支持:淮安市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苏IC备05001951号